文在寅怒批韩军方:国防投入那么多钱都花哪了

2017年08月29日 15:22:29 来源:海外网
编辑:王迎

  28日下午,文在寅在韩国国防部核心政策讨论会上发言

  海外网8月29日电 韩国总统文在寅28日在国防部核心政策讨论会上表示,“即使投入了巨额国防经费,但防卫能力依然令人遗憾。拿那么多资金来做什么是最根本的问题”。文在寅称,“韩国历届政府都高呼国防改革,为什么国防改革至今不尽人意?为什么至今韩国军方仍不能自行行使战时作战指挥权?对此,如果不先进行严格的讨论,国防改革将再次成为口号”。

  据韩国《韩民族日报》消息,文在寅此前一直强调尽早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此番发言谴责了在提高战斗力、加强自主国防方面持消极态度的韩国军队领导层,并要求加快收回战作权等。韩国“战时作战指挥权”一直由韩美联合司令(驻韩美军司令)行使。

  韩国青瓦台国民沟通首席秘书尹英灿(音)称,对于军工产业腐败问题,文在寅称,“绝大多数腐败金额是在引进海外武器的过程中产生的。有必要对军工企业、武器中介商、相关军队退休人员等进行全面调查,并对参与武器获得程序的人导入申报制”。文在寅还提到了韩国国民对军队的不信任,并要求军方对军队司法制度进行改革。

  韩国总统文在寅巡视国防部。

  一再推迟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

  韩国国防部今年5月向国政企划咨询委员会报告称,推进从美军手中收回韩国军队战时作战指挥权提前至2020年代初期,这将比朴槿惠政府的计划提前三四年。韩国战时作战指挥权一直由韩美联合司令(驻韩美军司令)行使。

  报道称,目前,韩美间并未明确协议好移交韩军作战指挥权的具体时间。朴槿惠政府在2014年10月韩美安保协议会议(SCM)上将原定2015年12月进行的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再次延期并且没有明确具体时间。当时,韩国国防部表示21世纪20年代中期将具备条件进行移交。如果依据此次报告内容成功推进提早移交,收回韩军作战指挥权之日将提前三至四年。

  据悉,韩国国防部为了早日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还报告了将加强联合参谋本部的作战能力、杀伤链和韩国型导弹防御(KAMD)等构筑时期从2020年代中期提前至2020年代初期等方案。

  据海外网报道,韩美两国2014年10月在华盛顿举行第46次韩美安保会议(SCM),最终商定再次推迟原定于2015年12月1日的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时间。双方决定推进“基于条件的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方案,且没有明确提出具体的移交时间,因此有观点认为,韩美的这种做法事实上可以看成是无限期推迟移交时间,尽管韩方称将力争确保有能力在2025年左右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

  2007年2月,韩美两国商定于2012年4月17日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2010年6月,时任韩国总统李明博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举行首脑会谈,将移交时间推迟到2015年12月1日。

  什么是“战时作战指挥权”?

  战时作战指挥权是指在朝鲜半岛“有事时”指挥军方作战的权力,又称战时作战权。韩国军方的作战权分为平时作战指挥权和战时作战指挥权,其中平时作战指挥权由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议长行使,而战时作战指挥权则由韩美联合司令(驻韩美军司令)行使。

  韩美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问题回顾:

  1950年7月14日 朝鲜战争爆发后,韩国将作战指挥权移交给“联合国军”。

  1978年11月7日 韩美联合司令部成立之后,联合国军司令将作战指挥权移交给韩美联合司令。

  1994年12月1日 驻韩美军向韩国移交平时作战指挥权,但战时作战指挥权仍由驻韩美军掌握。

  2006年9月14日 韩美举行首脑会谈,就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达成协议。

  2007年2月23日 韩美举行防长会谈,商定美方于2012年4月向韩方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

  2010年6月26日 韩美举行首脑会谈,决定将移交时间推迟到2015年12月。

  2013年5月 韩国政府向美国政府提议再次推迟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时间。

  2013年6月1日 韩美防长在新加坡举行会谈,就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问题进行了讨论。

  2013年7月16日 美国证实韩国提议再次推迟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时间。

  2013年10月2日 韩美举行第45次韩美安保会议(SCM),就推迟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时间和条件继续进行磋商。

  2014年10月23日 韩美举行第46次韩美安保会议(SCM),商定再次推迟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时间,且未提出新的移交时间。(综编/海外网 朱箫)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