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丁克是自己的事?单纯!国家为逼婚繁衍操碎心

2017年09月13日 14:59:43 来源:四川新闻网综合
编辑:邱令璐

  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及各种其他因素的影响,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晚婚晚育甚至“丁克”,这是个人意愿,当然没问题。但是,把视界放大了看,可不得了,这些行为对国家“老龄化”有着重要的影响。

  据了解,亚洲人口老龄化速度惊人。预计日本将成为亚洲首个“超高龄”国家,而到2030年,五分之一的韩国人将跨入65岁。

  日前一则日本考虑征收“单身税”的新闻也引发不少关注。除税收政策外,日本、韩国和新加坡等亚洲国家也为“逼婚”,操碎了心。

  【政府当“月老”】

  在鼓励“脱单”方面,新加坡和日本政府均想方设法为单身男女牵线搭桥。

  实际上,晚婚并非新加坡社会的新问题。早在上世纪80年代,新加坡就开始出现“剩女现象”。1983年,只有38%的女性大学毕业生嫁给同等学历的男性。为解决高学历女性的未婚问题,时任总理李光耀推动设立了社交发展署。

  社交发展署于通过组织各种形式活动为大学毕业生创造联谊机会。1985年,新加坡政府还成立社会发展服务部作为前者的补充,为更多非大学毕业的年轻男女创造联谊机会。2009年,上述两家机构合并为社会发展网络。

  日本各地政府也想尽办法撮合单身人士结婚。除民间各种婚姻中介机构以外,2015年,日本政府首次将“结婚支援”作为重点工作措施列入少子化社会对策大纲,将以往的少子化对策重点从育儿援助转向“结婚支援”。日本各地方政府也成立“结婚支援中心”和“年轻人交流信息网站”等平台,同民间机构一起搭建鹊桥。

  【生娃给重奖】

  近年来,韩国生育率不断下降。面对严峻的人口危机,韩国政府从2006年起开始制定解决生育率低的五年计划。

  有韩国媒体统计,十多年来,韩国政府在应对人口危机上投入近126万亿韩元(约合7245亿元人民币),将主要财政预算投在了保育教育费、减少新婚夫妻住宅负担、削减大学学费和改善育儿产假制度等方面。然而,如此大规模的金额投入收效并不明显。

  由于韩国农村地区人口急剧减少、劳动力严重不足,韩国各地政府为鼓励民众生育展开奖励金大战,不惜重金求子。

  据了解,韩国农村地区奖金最高的是京畿道杨坪郡,生二胎奖励300万韩元(1.7万元人民币),三胎500万韩元(2.9万元人民币),四胎700万韩元(4万元人民币),五胎1000万韩元(5.8万元人民币),六胎2000万韩元(11.5万元人民币)。一些韩国媒体甚至称,现在不少韩国夫妇会根据各地奖励金额来判断去哪生娃。

  此外,为鼓励生育还出台多种优惠政策,如对多子女家庭实行停车费半价优惠、医疗费减免、补习班和美容室优惠等,因其表现突出,还曾获得韩国总统表彰。

  日本政府在鼓励育儿方面也出台了生育补贴、儿童补贴和低收入家庭学生就学援助等政策,但在国家财政吃紧的情况下,这些政策似乎有些杯水车薪。

  为鼓励民众生育,新加坡政府多年来采取了减税、发放婴儿花红(奖金)、为儿童发展户头存钱、医疗费用减免、延长女性有薪产假并为父亲提供法定有薪陪产假等多项措施。2015年新加坡建国50周年之际,新加坡政府给当年生育的夫妇发放了两万份“金禧宝宝礼盒”。

 [1]  [2下一页 尾页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