窝案!美国一精英警队竟是“披着制服的暴徒”

2018年02月10日 11:01:11 来源:新华网
作者:惠晓霜 编辑:王晓勇

  在一起美国媒体称为“近来最严重的警察腐败丑闻之一”的窝案中,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警察局一支精英警队竟然是“穿制服的暴徒”,案件涉及抢劫、盗窃、贩毒、贩枪、敲诈勒索……

  这些“流氓警察”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案情宛如大片】

  去年3月,巴尔的摩警察局缉枪组遭解散,包括组长在内的8名成员被逮捕,受到敲诈勒索、抢劫等罪名指控。

  一家联邦法院1月开始审理其中两名成员。开庭前,其他成员与检方达成认罪协议以求轻判。4名认罪成员同意作为污点证人出庭作证。

  3周来,数十名污点证人、毒贩和平民的证言及证物令人瞠目,案情如同大片。根据《巴尔的摩太阳报》报道,以组长韦恩·詹金斯为首,缉枪组成员多年来或合谋、或单独利用职务之便敲诈勒索贩毒嫌疑人;入室盗窃、抢劫;贪污赃款;转售毒品、枪械等赃物牟利……

  保释担保人唐纳德·斯特普作证说,他与詹金斯“合伙多年”,转售后者收缴的毒品。詹金斯“几乎每个晚上”都会送来毒品。2015年4月的一天,巴尔的摩发生骚乱,詹金斯带着两个垃圾袋,里面装满了可用作毒品的药品。这些药品在骚乱中遭劫掠,之后被警方收缴。

  斯特普还说,詹金斯要求他购买面罩、撬棍、开锁器、砍刀和飞虎爪,用于盗窃。詹金斯把这些器具装在两个大行李袋里,放在自己的汽车上。调查人员在詹金斯的汽车上查获这两个袋子,里面还有大锤、绳索、黑衣。

  作为污点证人的缉枪组成员伊沃迪奥·亨德里克斯说,詹金斯给组员看过这些物品,告诉他们,一旦他发现“大鱼”,即藏有大量现金或毒品的人,就可利用这些物品行窃。

  詹金斯是认罪警察之一。

  另一名污点证人莫里斯·沃德说,詹金斯会带领组员开车在街上寻找“猎物”。他们通常采用“打草惊蛇”的方式,即在街头快速行驶、突然刹车,看似准备逮捕嫌疑人。其实,他们没有锁定目标。如果那时有人逃跑,他们就会追赶,继而搜身,寻找毒品、钱物。

  有时,抓住贩毒嫌疑人时,詹金斯会冒充联邦执法人员,没收对方的钱财或毒品,然后放人,谎称他们不是他的追捕对象。

  沃德说,詹金斯还时常询问贩毒嫌疑人:“如果你找一帮人抢劫城里最大的毒贩,会去抢谁?”詹金斯会把对方说出的人物定为下一个“猎杀”目标,称为“老怪”。

  詹金斯还要求组员在车里预备仿真枪,如果他们误杀某人,就可以用假枪栽赃。

  沃德说,组员有一次以违反交通规则为名拦停一名男子,没收对方的钥匙,稍后从警方数据库中查到对方住址。他们在没有获得搜查令的情况下进入这名男子的住所,发现毒品和一个保险箱。他们撬开保险箱,找到大约20万美元。拿走10万美元、关上保险箱门,他们才开始录像,造成是第一次打开保险箱的假象。在法庭放映的录像中,詹金斯喊道:“谁也不许碰任何东西。”

  这名男子被捕后,打算找律师起诉缉枪组。詹金斯获知后,认为男子的妻子将替他找律师打官司,从而冒充一名女子,给男子的妻子写了一封信,谎称已经怀上男子的孩子。

  沃德说,不久,詹金斯与组员策划,打算在这名男子身上再干一票。

  警方调查一伙毒贩时发现缉枪组组员莫莫杜·贡多与毒贩有关联,继而顺藤摸瓜,挖出这起窝案。

  贡多的发小格伦·韦尔斯是毒贩。2015年10月,韦尔斯的贩毒团伙得知一名竞争对手屋中藏有大量毒品和现金,随即把消息告诉缉枪组。贡多和搭档杰米尔·雷亚姆伙同韦尔斯,策划把这些毒品和金钱弄到手。

  雷亚姆供认,他的想法是伪造搜查令,而贡多和韦尔斯提议直接入室盗窃。他们采纳了后一种方式。贡多和雷亚姆动用侦查技能和手段,去目标家踩点并非法跟踪。他们挑选一个看似家中无人的日子作案。贡多望风并监听警方电台通信,雷亚姆和韦尔斯敲门,没人应门。雷亚姆随后撞开大门,两人直奔卧室,意外看见一名女子躺在床上。雷亚姆迅速拉下绒线帽遮住脸部,同时掏出枪威胁女子。两人抢得手表、项链、毒品、现金和一支枪后逃离。他们在贡多的住所分赃,韦尔斯掏钱买下部分毒品,其余的归雷亚姆。

  雷亚姆和贡多都已经达成认罪协议并成为污点证人。

 [1]  [2下一页 尾页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