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蟋蟀拉面到捉虫宿营 日本开始兴起“昆虫热”

2018年09月05日 09:37:36 来源:环球网
记者:王欢 编辑:陈浩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欢】“好恶心”、“一眼都不想看”……昆虫一直以来都给人这种印象。但如今日本却走进昆虫热的时代。小孩或爱好者迷上昆虫倒是可以想象,但最近,一直以来跟昆虫扯不上关系的年轻女性等之间也兴起了昆虫热。中午享用昆虫午餐、下班去捉虫子、休息日去博物馆看昆虫展——这样的生活会不会变得司空见惯呢?

  “好吃!”据《日本经济新闻》9月5日报道,在7月份举办的昆虫美食会现场,惊讶之声此起彼伏。大家蒙头品尝的是 “蟋蟀拉面”。在面条上浇上用两种蟋蟀做成的汤底,再盖上油炸蟋蟀做成的浇头。不仅看上去美观程度超乎想象,而且香气四溢,让人很有食欲。

  “像虾汤一样,是那种很精致的味道”,27岁的小川哲汰朗说。同他一起来的野田美纱子也赞不绝口:“如果有卖这种拉面的店家我一定会光顾。”

  精心研制面汤的是自称“地球少年”的篠原祐太。他甚至宣称“吃虫子也是跟虫子接触的一种方式”,可见是个货真价实的昆虫迷。据说,3个月前起他就同设计师高桥祐亮携手开始研制昆虫美食的菜谱。跟篠原不同,高桥其实很讨厌昆虫。他说:“昆虫的试吃有时也是被后辈逼得。”

  但是,他们二人都感觉到了把昆虫制成美食的可能性。篠原说:“虽然不像其他的食材那样美味,但令人难以预想的味道也是乐趣所在。”

  想尝试制作昆虫料理的人也在增加。东京都高田马场车站附近有家兽肉居酒屋叫“大米和马戏”。这里每月会开设一次昆虫料理教室。

  这天前来参加人数为16人。菜单是“蒜香虾味蝉”、“蚕蛹零食棒”……将蝉和蚕蛹放在案板上的情形简直让人感觉不可思议。“在制作料理的过程中慢慢觉得它们像是一种食材了”,一位30多岁的男性说。另一位20多岁的男性则表示“蚕蛹顺着纹路切的话很容易就切开了”。一开始感到困惑的人似乎也在制作过程中渐渐习惯。

  接着是试吃时间。29岁的兼元菜见子试吃后说:“蝉如同海鲜类一样有着浓厚的奶油状口感,蚕蛹也没有什么怪味。”在这天的料理教室上,无论哪个食材都获得了参加者的好评。“高蛋白又很有营养!”、“这样的食材很难得啊”,他们这样表示。在这里,还能看到有人一边举着啤酒一边讲述自己多么热爱昆虫的一幕幕场景。

  该教室的主办方为“昆虫料理研究会”。每次的菜谱都由研究会的成员设计。担任该研究会代表的昆虫料理研究家内山昭一在参加者面前热情洋溢地说:“希望昆虫成为食材之一。”

  在日本,爱捉昆虫的上班族也在增加。从事金融科技行业的山田悠太郎在2017年夏天和6位同事一起去山梨县开展了一次捕捉昆虫的宿营活动。山田表示:“在非日常生活中能和朋友们取得交流这一点很赞。”

  据说,在一个星期五的晚上,一行人从公司下班直接出发去了山梨。他们打着“通宵捉虫”的口号,到凌晨4点一直埋头捉虫。然后,一觉睡到中午后又一边开车兜风一边寻找新的昆虫采集地点。找到新的地点后又捉虫捉到当天夜里。他们这次宿营的最终成果是10只左右的锹甲虫。

  “备齐喜欢的工具去到喜欢的地方,只为捕捉昆虫。这是成年人才能玩的捉虫游戏”,山田充分享受着这种成年人才有的捉虫乐趣。

  日本的昆虫热还不仅限于山间野外。从7月开始在东京都上野的日本国立科学博物馆举办的特别展《昆虫》展会上,年轻女性的身影也引人注目。“对昆虫没有丝毫抵触”,和朋友一起来的20多岁的女性看到展出的昆虫时满脸兴奋。

  这其中貌似也有电视节目的影响。丸山清子说:“看了香川照之的节目(NHK教育台的《香川照之的昆虫好厉害!》)我也产生了兴趣。”

  参与特别展企划工作的富士电视台节目制作人中里弘毅表示,“在昆虫热不断高涨的背景下,我们用心准备了从昆虫爱好者到初次接触的人都能享受的展示内容”。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