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网原创| 四川| 市州| 国内国际| 理论| 太阳鸟时评| 视觉| 资讯| 政企| 财经| 房产| 汽车| 教育| 环保| 文旅| 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国内国际频道  >  环球风云

给世界共产主义运动提供启示——与原民主德国总理莫德罗笔谈录

2022年01月13日 15:36:52 来源:参考消息网 作者 王建政、桑月鹏 编辑:谢川霞

  核心提示:2021年11月11日,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第三个历史决议”,引发德国前政要高度关注。日前,德国左翼党元老委员会主席、原民主德国总理汉斯·莫德罗与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王建政、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副编审桑月鹏进行了一次小型线上笔谈,就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及相关问题谈了他的体会和思考。

  作为民主德国最后一位执政的共产党员总理,94岁高龄的莫德罗更像一位符号性人物。在访谈中,笔者深刻感受到一位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对社会主义的执着信仰,以及对世界和平与全人类福祉的不懈追求。

  建设社会主义“漫长而艰辛”

  王建政:2021年11月11日,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以下简称《决议》),受到了海外政界、学界和媒体的广泛关注。作为中国共产党的老朋友,您如何看待此次全会和这份《决议》?

  莫德罗:的确,我对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巨大成就,特别是对新时代以来的历史性巨变很关注。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召开后,我很快拿到了《决议》德文版,在阅读中共这份文献时,出于多种原因令我忆起往事。许多画面和说法似曾相识。我记得当年在民主德国统一社会党总书记乌布利希主持过的一次中央全会上,参会者不仅是当选的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而且还邀请了许多客人。我们的参会者人数达到了将近500人。我从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公报中了解到,此次全会的参会者包括很多基层代表、专家和科学家。此举展示了透明度。党的领导人不仅强调要与人民相结合,而且与人民共商国是。

  桑月鹏:历史上,中德之间有着长期的合作交流,中国共产党和德国统一社会党之间也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1956年9月,德国统一社会党中央第一书记乌布利希曾率团参加中共八大,并与毛泽东主席等人做过深入会谈。

  莫德罗:是的,1956年9月23日,乌布利希总书记与毛泽东主席进行了一次私下会谈。乌布利希在会谈中赞扬“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丰富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对德国工人运动也有很大的助益”。乌布利希当时谈到,必须把社会主义建设视为一个很长的阶段,因此应把社会主义看成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社会形态。但当时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领导人却不这样看,他们认为我们只需经过一个短暂的社会主义阶段就可以建成共产主义国家。这是一种幻想。

  毛泽东与乌布利希65年前的思想交流没有停留在历史的备忘录中,而是对两党的思想与行动产生了长远影响。直至今日仍能感受到他们对话的回声。在2021年秋天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决议中,我见到了乌布利希当年的描述,即“社会主义社会将是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我在《决议》中读到了这样的内容:到21世纪中叶中国将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一事实证明了当年和今天的判断,即真正建成社会主义并展示其社会优势将是一条十分漫长而艰辛的道路。社会主义终将建成,这一点毫无疑问。

  桑月鹏:感谢您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中得出的认识和结论。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来看,共产党人领导的事业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要经过漫长而艰辛的发展历程,但只要坚定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信念,这个事业终将会成功。中国共产党从百年奋斗中总结出的历史经验,也为国际社会真正崇尚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人们,特别是马克思主义者和左翼力量提振了信心和动力。

  中共经验丰富马列思想宝库

  王建政:您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和实践发展问题怎么看?

  莫德罗:我注意到中共的“第三个历史决议”中说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创造性运用和发展”。乌布利希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民主德国成立七年后的1956年就已经表明:中国共产党以新的经验丰富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宝库。中共中央拥有一部明确的纲领,清晰的指导思想,特别是中共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领导层拥有创新能力和贯彻能力——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中国共产党都能够应对世界的变化,实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中国化。《决议》中强调:“实践发展永无止境,解放思想永无止境。”中国共产党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在卓有成效地诠释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在外部环境的影响下,民主德国与中国的关系、统一社会党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受到了很大的限制,但是始终没有中断。双边关系在80年代重新活跃起来。虽然重新接近的时间很短,但是对两国留下了深刻的印迹。德中两国共产党人和社会主义者之间仍然保持着兄弟般团结情谊。因此,我们在德国非常认真地学习了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的《决议》和公报。这些文献能够促使我们反思社会主义的整个历史,思考21世纪社会主义的进一步发展。

  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已经失败。其原因不仅在于当年我们犯了许多错误,还在于我们没有根据国内和国际阶级斗争的具体条件创造性地运用和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此次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决议》清晰表明:如果我们思想僵化、盲目教条,就会丧失所有的生命活力,党和国家就会走下坡路。

  桑月鹏:中国共产党的一大特点就是善于守正创新,既一脉相承又与时俱进地发展马克思主义。共产党人的指导思想从来都不是僵化保守的,马克思主义有自身的基本原则,但各国必须根据本国实际运用和创造性地发展马克思主义。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既坚守原则又与时俱进,这样才能保持马克思主义旺盛生命力。

  重视意识形态工作十分必要

  莫德罗:前苏联和东欧失败的另一个原因是,帝国主义敌人在体制竞争中对社会主义各国施加了巨大的压力。他们在冷战中战胜了我们。中国领导层的正确做法是,不仅在党内而且在民众当中高度重视意识形态工作。

  我注意到在提及思想政治工作时,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决议》使用了“警惕”这个词。是的,社会主义国家必须警惕帝国主义意识形态的反动影响。中共强调,“传统安全威胁与非传统安全威胁相互交织”,保证国家安全是头等大事。这在政治上是十分正确、也十分必要的。

  王建政:是的,综观历史,社会主义国家始终面临着西方敌对势力颠覆的危险,国家安全和意识形态工作具有极端重要性。在各方面“警惕帝国主义意识形态的反动影响”,始终筑牢国家安全和意识形态领域反颠覆反渗透的防线,是我们必须高度重视和需要扎实做好的工作。

  “接受来自中国的思考和启示”

  莫德罗:当今世界,到处都面临着气候灾难的威胁,面临着经济与金融危机,面临着大规模传染病与生态危机,人类社会的未来走向值得思考。

  事实证明,帝国主义无力解决他们自己造成的种种问题。世界面临着是和谐还是霸权、是和平还是冲突的选择。消除帝国主义的社会体制和经济体制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如何才能对帝国主义和战争危险展开持续有效的斗争?如何才能持续有效地推广维护和平与未来的社会主义理想?这是马克思主义政党面临的挑战。

  此次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及《决议》非常精准地分析了中国和世界的现实,并明确了进一步发展和维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各项任务。虽然这些都主要聚焦于中国国内问题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但也给世界共产主义运动提供了各种建设性的启示。德国左翼党元老委员会将在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决议》的激励下,以感激的心情接受来自中国的思考和启示。

  王建政、桑月鹏:感谢您给予中国共产党的赞誉和信任。正如我们在建党一百周年所总结和宣示的那样:社会主义没有辜负中国,中国没有辜负社会主义!(王建政、桑月鹏整理)


相关新闻